bodu.com

研究生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Similar_Liu ANDXinery_Liu NO.2

 
 

同类_锍AND辛妮_锍之二篇

雨水浸泡过的马路是有些浮肿的,像是放置很久的食物,还带着点异味,有种让人很不适的感觉.走在上面总会不由自主的点起脚,不知是怕泥水还是怕那种异味的缘故才让我这样艰难的行走着,在雨地里或是在雨天里.

                       

我还是会像以前那样低头走着或是挺起腰昂着头走着,但我还是会感觉到以前的那种趣味,一个人走,周围的人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我会看到他们的笑或是听见他们的哭,但是我是冷漠的,我是没有感觉的忽略了这些风景的,因为我常在一个人走的时候思考着一些人们并不怎么关注的问题,当然有时候也会让自己的大脑在那时候停顿,好好地休息.

                 

还是会想起辛妮,但是感觉会慢慢淡的,是过了好久的缘故吧.她似乎在我一个人忽略许多身边sense的时候仍然在边上像起初认识我的那样为我起着其他不是锍的名字.不过我必须承认我是实在想不到她会为我起什么风格的名字,或许会和一些小猫小狗的名字有点像,也或许是她吸过的我并不知道名字的外国香烟的名字.我是再没有机会用她起的其他的名字了,因为我发现我的世界貌似可以没有她了,虽然是貌似,但是我是相信预感的,就像我曾经预感过有悲剧发生而事实已经发生了的一样.

                                                          

这种预感是很让我难过的事情,我开始怀疑上帝是不是存在或是在我降生的时候他去休息了.他不允许游离的人一直游离,但是他却剥夺着游离人仅有的那一点点记忆,让我们这种人成为没有记忆的人.姐姐说过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在出身的时候就注定有故事要发身的,无论你是抓住了时间还是没有抓住.也许上帝是不允许让一个人将时间抓的太久,那是会影响他统治的自然法则的也许我的游离是违背他统治原则的,所以我会被他悄无声息的吞噬掉,确切的应该是我的记忆,我的游离状态时的记忆,我的与辛妮一起游离时候的记忆.但我不知道辛妮的记忆是不是也被上帝销蚀掉了或是也正在被销蚀,我想如果是的,她一定也会有预感的,但是我不确定她是不是会很洒脱的接受这个现实.

太过于久了,像过了好几个世纪,都有了灰尘的记忆.也许只有我会拿出来,擦拭干净,然后抱着它在追忆,在痛苦的追忆.离开游离是可以返回来的,上帝是失算的或是疏忽了的.我不相信有时间隧道的,因为我一直没有找到,但是我会知道时间是可以逆转的,像我现在一样,我回到了游离的世界.不过庆幸的是我还是会发现有人在这个世界里游离,飘荡着,但是却没有方向,上下左右前后似乎并没有规律可寻,我断定数学家是从中总结不出公式来计算游离的轨道或是路线的.

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故事有甜蜜的、酸辣的、Happy的或Sad的,当然也有离奇的,但是在这个城市里或是世界里,有离奇故事的人似乎并不少见.同时我听说有些人是害怕有故事的,因为他们说故事里会有隐藏的伤害在里面的,所以即便是有故事在他们的预料中要发生,他们也会很‘自私’的躲避起来,像套在麻袋里的小动物一样.我相信这样的人也很多,不过他们似乎过的很安全,只是似乎而已.他们躲避不了,我也躲避不了,事实上我是不会去躲避的,因为上帝不允许你懦弱,就像不允许懦弱的我一直在游离世界里躲避一样. 我当然会安静的接受或是像运动员那样在开始比赛的时候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然后会像宗教的信仰者那样膜拜似的离开游离已久的世界.在一个地方呆久了的人是不愿意甚至害怕离开,也许是从熟悉到陌生都会有这种心理障碍的.不过我似乎也是个例外,因为我不但预测到了而且会很迎合的去接受陌生的东西,甚至自己很陌生的另一个世界.

曾经与辛妮一起去看泉州的提线木偶,我和她都是习惯于在‘木偶’的前面加上‘提线’两个字.因为我们都觉得有东西或是有人在控制着这个世界,尤其是在游离世界的人,要不我们都认为彼此是同类的人怎么会分开.是我领她去泉州的,因为我知道哪里的提线木偶最出名,而她也喜欢泉州里带有个‘泉’字,她是喜欢贴近自然去生活的.在回来的路上我们说出了同样的一句话“原来被别人提着线的人也会过的很精彩”.呵呵!都是在笑着说假话.难道也是习惯在作祟,还是我们有自己的语言修辞.

  

                                                         

Mizzly的感觉了,回头后望,抿嘴笑着.在曾经会有人看的,不过也许现在也有,不是似乎有“桥上的人在看风景,看风景的人也成了风景”之类的说法么.呵!凉爽了许多,Mizzly的天气里河水也是会被滋润的,虽然已经有很多水了,就像一些人已经有很多微笑了,但还是会被滋润她的人不遗余力的滋润着,而故事也在这样的天气里发生或是结束.锍还滋润着辛泥么?也许锍也不知道,但是锍的心里知道,辛妮是不会知道的.

                                                                                                                By-Darrenza-竹白2007.7.5

                  

 

 

--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分享到:

上一篇:Similar_Liu ANDXin

下一篇:该找个女孩照顾自己了

评论 (3条) 发表评论

  • siniya (游客) : 辛妮的琉。 她想要的,可是不能一直依偎。

    2007-07-06 18:36

发表评论
验证码